就该让有性侵害前科者远离未成年人

  原标题:最高检察院有关部门负责性侵犯者说,检察机关将联合推广有性侵犯未成年人非法犯罪的信息,作为教师资格申请和教师。征聘前的招募程序促进了防止性侵犯的制度的实施,并全面建造了防止对未成年人进行性侵犯的大坝。近年来,根据性虐待未成年人犯罪,熟人复发的特点,以及对未成年子女的认定和预防不足,一些地方不断探索和制定各种预防措施,禁止这些人员参与和成人与业界有密切联系。

  这是一项非常有价值的创新,有必要形成更高层次,更广泛,更有效的限制制度,并保护未成年人的制度网络。

  让性侵犯患者远离未成年人是为了防止悲剧再次发生。

  例如,最高法院的相关人员也透露,中国对未成年人的性侵犯罪仍然容易多次发生。这种犯罪主要表现出三个特征。首先,熟人的比例相对较高。其次,由于没有及时发现犯罪,受害者往往更频繁地被侵犯并长期存在。其次,性犯罪者再犯罪。比例相对较高。心理学家的研究表明,性虐待儿童的再犯率在所有类型的犯罪分子中最高。

  可以看出,这些性侵犯性患者对预防能力差,自我保护能力弱的未成年人构成威胁。如果你没有实施就业限制,让它仍然从事可能与未成年人密切接触的行业,无疑会增加悲剧的可能性。

  应该指出的是,在一些国家,对这类违法者的限制更加严格,例如美国的“Meigen案”,“Amber警报”制度以及韩国的“熔炉法”,其中一些几乎是苛刻的。如果不允许假释或暂停此类犯罪,则应配备电子脚踝,在判刑释放后可对其进行跟踪和监控,并披露此类人员信息,甚至化学阉割。相比之下,中国对性侵犯者的就业限制过于宽松。

  这并不意味着对这些人员的雇用限制没有法律依据。《刑法修正案(九)》禁止制度已明确规定,《刑法》早已建立刑事报告制度。正因为起步较晚,没有科学,规范,系统的整合机制。未成年人的权利不能被伪造。要尽快完善相关法律政策,制定全面的性侵犯预审政策。——不仅限于性侵犯罪,还可以限制对“非法”人员的性虐待;限制他们参与教育行业也应限制他们参与可能与未成年人接触的保姆和导师等行业;它们不应局限于某个地区的限制,还应建立一个全国共享的信息库。

  同时,有必要利用科学技术手段来定位和监测最有害的方法。一旦他们靠近学校等儿童活跃的地方,他们就会发出警报或向家长和老师发出预警,然后小心保护网络,使未成年人远离可以避免的危险。

  (石凤初)(编辑:齐晨曦,胡洪林)。